• <abbr id="jSxDl"></abbr>

    1. <progress id="jSxDl"><hgroup id="jSxDl"><optgroup id="jSxDl"></optgroup></hgroup></progress>

        1. <code id="jSxDl"></code><dfn id="jSxDl"><section id="jSxDl"><dfn id="jSxDl"></dfn></section><li id="jSxDl"><audio id="jSxDl"></audio></li></dfn>

        2. 飞鹏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飞鹏教育 高校科技 教育信息化 下一代互联网 CERNET 返回首页
          别了,波士顿!你好,科学岛!——8名哈佛博士后归国创业的故事
          2019-11-17 新华社

            新华社合肥8月24日电

            新华社记者白国龙、杨玉华、张萌

            午夜的波士顿静悄悄,王俊峰的妻子被一个越洋电话搅得睡意全无。

            电话那头,向来安静谨慎的王俊峰正激动地向妻子描述着一个岛,他想把家搬到岛上。

            “我们已经有工作、有绿卡,两个孩子都出生在美国,中文几乎不认识,真的要回国吗?”妻子在犹豫,她连那个岛在哪儿都不知道。

            那是一座静卧在安徽合肥西北方、三面环水库的半岛,也是中国科学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的所在地,岛上的10多个研究所镶嵌在一片葱郁中,有上千名国内顶尖的科技人才,因此得名“科学岛”。那会儿,王俊峰踏上科学岛才不过几个小时。

            一个多月后,哈佛大学医学院博士后王俊峰以中科院“百人计划”入选者身份带着家人回国,开始“岛民”生活。

            随后几年中,又有7位哈佛大学医学院博士后先后投奔科学岛。其中刘青松和刘静、王文超和张欣还是两对科研伉俪,一同回来的还有张钠、林文楚、任涛。

            这8位哈佛博士后大多在哈佛就相识,都不是安徽人,却在科学岛上安了家。比起国外,科学岛是更适合他们安安静静搞科研的好地方。

          波士顿客人:好山好水好寂寞

            上世纪90年代,正是国门大开、大学生“出国潮”的高峰期,发达国家的现代文明吸引着大批大学生从大一、大二时就加入到浩浩荡荡的“托!贝缶。

            2001年,王文超和张欣从北大医学部本科毕业后,也随着这一波“出国潮”双双飞往美国读博深造。2008年,在拿到博士学位后,夫妻俩来到波士顿的哈佛大学医学院做博士后。

            哈佛大学医学院是全世界科研条件最顶尖的医学院之一,王文超、张欣在这里接触到前沿的研究,受到专业的训练,并与后来一同归国的几位博士后聚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“波士顿之于美国,就像海淀之于北京!倍哉庾拦0兜某鞘,有留学生这样描述:这里汇集了众多最顶尖大学,也汇集了来自全世界最顶尖的莘莘学子。

            波士顿的体育氛围特别好,这一点张钠印象很深。他在哈佛大学医学院时研究的是核酸,工作之余爱打网球。

            “打球该虐就虐,打完了,去哈佛的酒吧喝一杯,要听到哪个老外聊天挤兑中国,肯定上去跟他辩论一番,咱自个儿关上门怎么说都行,到了外边儿别人挤兑,那可不成!闭拍圃家幻装说母龆,留着挺酷的山羊胡,说起话来带一股北京爷们的血性。

            对王文超和张欣来说,随着两个孩子在美国相继出生,他们基本上就没打算回国了。

            “在实验室做科研,回到家养孩子!闭判阑匾,他们和当地许多华人留学生一样,到了周末,会带孩子去上芭蕾课、中文课,会去波士顿大大小小的博物馆。查尔斯河旁边还有孩子们经常喂鸽子的地方,“对孩子来说,波士顿就是天堂”。

            舒适的日子流淌得像查尔斯河水一样,平静而优雅。但这些来自中国的哈佛博士后们总觉得缺少点什么,“好山好水好寂寞”。

            据统计,在哈佛大学医学院的中国人有2000多人,在很多人眼里,属于他们的共同标签只有一个:精英。

            10多年海外求学,他们太渴望能一展手脚。

            林文楚是2007年进入哈佛大学医学院做博士后的,他主要研究转基因动物模型!霸诠夤ぷ饕膊淮,但我心中始终有个梦想,如果有机会,我希望自己有一个独立的实验室,去搞科研!

            然而美国次贷;,就业环境急转直下。王文超说,随便找个公司上班不成问题,但事业发展肯定不会有前景。

            按部就班的科研节奏,还有对外国人的学术天花板,让这些来自中国的留学精英有强烈的漂萍之感,“像住旅馆的客人,没有家的感觉”。

            那时候,这些留洋10多年的科研精英还体会不到,太平洋对岸的中国相比他们当初离开时正发生着巨大的变化,自己的祖国正孕育着巨大的机遇,向散落在全世界的游子发出改变命运的召唤。

            王俊峰,是8个人中最先察觉并付诸行动的人。

          教育信息化资讯微信二维码

          特别声明: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。

          高校科技频道联系电话:010-62603040
          邮箱:zhangwj#fipeng.cn
          微信公众号:飞鹏教育网络